凝聚僑心 匯集僑智 維護僑益 發揮僑力
您當前的位置 : 溫州市僑聯   ->   僑界風采   ->   僑鄉驕子 -->正文
為愛闖天涯!這位溫籍僑胞干過廚師、外賣、服裝貿易…如今是中荷經貿文化的民間大使
來源:瑞安新聞客戶端 作者: 發布時間:2021年10月29日

  因為疫情,他一直待在荷蘭,許久沒有回到溫州!爱斍,我們正準備開展經貿、文化等各方面活動,弘揚愛國愛鄉的精神,躬身篤行當好旅荷民間大使!彼f,身在海外,講好中國故事、溫州故事是他義不容辭的責任。未來,將繼續發揮自身作用,進一步促進中荷兩國間的經濟文化交流合作。

  放棄優渥的國內環境 毅然赴荷闖天下

  1965年,錢旭東出生于溫州瑞安梅頭(現為溫州經開區海城街道),小時候便跟著父母搬遷至瑞安城關。兄妹3人,他排行老大,父親是機關干部,母親是集體企業的財務管理人員。和同齡人相比,他的家庭條件不錯。

  錢旭東聰明好學,成績優異,高中畢業后考入浙江省廣播電視大學土木建筑工程專業,1987年畢業后進入瑞安市城建委建筑設計所,從事設計工作。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,瑞安城鄉建設如火如荼,工程項目應接不暇,他的工作非常繁忙,個人收入也相當可觀。在別人眼里,他所從事的職業相當體面。

  1993年,錢旭東結識了一位從荷蘭回鄉探親的姑娘,隨后兩人喜結良緣。錢旭東放棄了國內穩定的工作和生活,選擇和妻子一起出國發展,定居荷蘭。

  妻子的娘家在荷蘭主要經營餐飲業和雜貨行,而夫妻倆主要負責當地一所大學附近的一家歷史悠久的中餐館,這里的生意十分紅火。原本打算來到荷蘭進入大學繼續深造的錢旭東,由于餐館生意忙碌,每天奔波在廚房鍋碗瓢盆的碰撞聲與餐廳客人的喧鬧聲中,且常常兼做大廚,有時還送外賣,一天工作十多個小時,鮮有時間靜下心來學習。

  “盡管收入非?捎^,但與國內安逸的環境相比,這里的工作、生活節奏和我的期望有著天壤之別!卞X旭東坦言,回憶起初到荷蘭時的情形,言語不通,人生地不熟,曾萌發回國的念頭,但還是咬咬牙堅持了下來。

  多方輾轉事業有成 熱心公益與僑務工作

  1996年,錢旭東夫妻倆正式接手該餐館,當上了老板。他倆重新裝修了餐館,突出中式特色,增改菜品及餐單,打破傳統家族式管理模式并邀請名師大廚坐鎮餐廳!案母铩焙蟮牟宛^吸引了大批新顧客,生意更加紅火。

  餐館經營走上規范的發展道路后,資本也不斷積累。不甘心局限于餐飲業的錢旭東,打算在貿易領域闖出一番新天地,便把餐館完全交由妻子打理。

  2003年,錢旭東來到德國開展服裝貿易。國際貿易“多風多浪”,市場瞬息萬變,他經常輾轉于中國、荷蘭、德國等地,異常艱辛。經深思熟慮,2007年他回到荷蘭從事廢塑料和餐廳用具類國際貿易,這樣還能兼顧自家餐館,一舉多得,生意也自然順風順水。

  事業安頓,收入豐厚,錢旭東有了經濟實力與時間從事公益事業。

  2008年,他加入荷蘭中國經濟貿易促進會,擔任常務副會長,負責有關接待和多邊交流合作等工作。由于他大方好客,接待周到,結識了大批國內外各界人士,人脈資源廣闊。尤其在國內與歐洲多地,提起錢旭東大名,無不嘖嘖稱贊。

  一片丹心,赤忱為國 為祖國發展貢獻力量

  2008年2月,荷蘭中國總商會成立,錢旭東擔任秘書長一職。2016年被推選為執行會長,2018年3月被推選為第五屆會長。

  在錢旭東的帶領下,總商會獲得長足發展,聚集了在荷的各行各業大批華商精英,成為荷蘭僑界社團主力軍之一。2018年9月,錢旭東帶領總商會拜訪省僑辦、省僑聯,又來到新疆阿克蘇,慰問浙江省對口支援新疆阿克蘇地區指揮部,送去10萬元慰問金。2019年8月,浙江沿海遭受臺風“利奇馬”重創,他帶頭捐資11.61萬元,通過溫州市僑聯送往災區。

  2019年9月17日,錢旭東擔任“荷蘭華僑華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盛典大會”主席,在中國駐荷蘭大使館的支持以及其他兄弟社團、社會各界熱心人士的幫助下,盛典各項活動取得成功,贏得各界高度贊揚,央視對此次活動也展開報道。此外,他還受邀赴京參加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會和大閱兵觀禮。

  2019年12月,錢旭東接待了山東省濟南市文化訪荷代表團一行,雙方深入交流。荷蘭中國總商會成為“濟南海外文旅驛站”,這也成為濟南市首個海外文旅驛站。

  2020年年初,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。在國內防護物資最緊缺的節點,錢旭東第一時間帶頭籌款,想方設法通過各方渠道從德國分批購得國內急需的防護服和口罩,又克服種種困難,先后把價值12000歐元的2000套防護服和價值8000歐元的口罩等物資運抵國內,助力祖國和家鄉抗疫。

伊人躁夜夜躁狠狠_伊人影谁久影院线在思思99_伊人伊成色综合_伊人伊成青青综合网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